Hugo

Hugo is a silly goldfish.

还没想好怎么说再见

       噢不。

       就这样结束了。

       Drink with me那一幕时,当镁光灯也开始黯淡,细若游丝的歌声慢慢响起来,像是在某个冬日黄昏的五楼天台上有人在风中的低吟。眯起眼只能看见台下一张张模糊不清的面庞,忽然怔住。

       没有想象中聚餐的烂醉,没有想象中让人不禁正襟危坐的音乐会。却就要结束了。还没能亲口说出临别的言语,可或许来不及等待今夜结束,有些人未来就很难再见了。 

       但仍然还是想说,在这里,只愿敬一盅醇酒,Here's to you,and here's to me. 以此悼念回不来的那些欣喜至潸然的年月。

 

       隐约记得中考结束后的第一天。午后泡在Starbucks和阿外两个人各自盯着一张荧屛,惶然无助的借助各种途径想要趁早租借到音乐剧的戏服,像中病毒一样给每个人刷评论艾特询问谁有黑色的长风衣和复古马甲。眼睛看得酸胀,在空调下坐到四肢冰凉,只好不停地在一楼到四楼间跑上跑下,企图找一个温暖的角落,肚子饿了就跑到吧台要一块澄黄酥脆的丹麦酥或三明治,一面开着Fargo一边看一边分食了那块烘烤得微焦的晚餐。抹抹嘴,继续打电话轰炸各种人。开得太充足的冷气渗入毛孔在血管间游走,使人一恍惚竟有些忘了窗外的夜幕是的六月份闷热的天,以为那样安分的星星,像是冻在了天上。

       夜深时分拖沓着脚步沿着海滨走回轮渡,阿外呼哧呼哧地抽嗒着鼻子。“大哥你可千万不要感冒啊。”她点点头,抱着电脑继续呼哧呼哧地往前走。远处流浪歌手的弹奏着悲伤的曲子,琴声哽咽。

       方才刚刚开始,可就已经能看见未来的几天中的疲惫与失望了呢。

       但终是豁出去了,不怕死的想把这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竭尽所能的办好,既然一开始决定好了的最后大家一同努力一次的心愿,还是不该轻易言弃的啊。

       每次处理关于音乐会场务等等之类的文案工作总喜欢去麦麦,为了确保电子设备能够正常工作,屁颠颠的四处找插座充电,最后得以临吧台而坐。柜台里加热用的咖啡机哧哧的响个不停,像是肥皂剧里用的罐头掌声,一次次为每一位客人响起,千篇一律的隆重。一般点一杯摩卡就可以坐上一整个下午,可可粉慵懒地浮在咖啡上,模糊的甜香像是一个人想要无声的从什么缠绵的东西里面挣脱出来似的。播放着似有若无的BGM,大多是一些流行落俗的华语歌,但丝毫不能妨碍我们张牙舞爪的讨论。

       偶尔也会去蹭Judy's Cafe格外受顶楼天台阳光眷顾的一方角落。东西略有一点小贵,但一杯冻柠苏打,一杯味道喝起来像绿箭的薄荷茶,一盘外酥里绵的炸芝士条,就足矣。足矣。光线从屋顶的玻璃柔柔地打进来,斑斑驳驳的安详地包容着墙角浆过的横格桌布和桌子上发暗的塑料花,那个角落像是神坛般有着自然如初的圣光。湛湛歪着脑袋躲在桌子内侧裁着卡纸,刘海柔软地遮住脸颊,导致偷拍没有成功。小费多帮忙折着胸花折得满手的蓝。我头大地重新排着节目顺序,等等杨越在干嘛……噢貌似从坐下来那一刻起就不停在打电话租借排练场地吧。

       演出前两天那个下午待在Judy's才猛然发现节目单的排序的不合理时,加上隔天找不到排练场地的崩溃,联系不到化妆师,一桌人电话不离手,刹那慌乱与无助得背过气去。……噢还有音乐剧需要买的道具,排练大合唱之前要搞清楚歌词,海报的拍摄,节目单的设计制作,以及演出前一天晚上由于私闯琴房还大发酒疯唱着small apple结果被保安驱逐后没有地方可去的绝望……有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的琐事以及原以为无路可走的绝望啊,现在想想,简直愚蠢可爱得令人不忍忆起,只能红了眼眶。

 

       八天以来,无时不刻,一颗心由于累而缩得很硬,由于满而胀得很疼,由于快乐而飞得不知去向。即便是在最难过的时候,也只有心中不断默念着“上帝啊”,也只有想想共同在为这场音乐会付诸努力的可爱的人儿们,就会再次开始坚信天无绝人之路,心中就会盈满信念,最后也一定的确有办法克服。

       在窄小的琴房里合重奏的傻笑与那首无名的逗比钢琴曲,在舞台的木地板上躺得横七竖八的情景,还有刚开始找不到排练场地只能将就在学校音乐厅门口排练的那个午后。一次次对着满脸苦大仇深的贝多芬铜像笑场,只好痛苦的转过身去憋到笑翻,或是狂躁不已的大笑着绕音乐厅门口的大堂跑圈,古铜色已经被摩挲得微微发亮,身后阿外半蜷着腿坐在楼梯上专注掰着吉他和弦的侧影,在发闷的空气中与缠绵不休于我的热流中显得模模糊糊起来,远处是篮球场上奔前赴后的少年们,最原始的和弦柔和的回荡着,就像是在很静很静的夜里,有什么在窸窣作响起来。

       竟觉得这样的场景才是最深刻的真实可触的模样。

       就像是最后哭着唱完毕业歌的一秒钟,逗比钢琴曲的旋律就紧跟着响起……哈哈哈。实在太会毁气氛……真是一如既往的煞笔作风。毫无畏惧的,将瑕疵和肆意撒满整个音乐厅,一如我们混乱,随性,也炫目,真实的青春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突然好想乱入一段为数不多的笑点啊可以吗。

       耶可以的!

       每次排练总要到中午12点多才作罢散场,谢寒灰总是大声嚷嚷”人以食为贵啊!“简直饿到深处自然蠢。还有傻逼徐费多,演出前一天我们排练到七八点钟才出去吃晚饭,临街的白墙上一只魔性的猫咪一直冲她乱嗥,徐费多居然也魔性的停住了瞪着那只猫……后来我们发现那只猫的叫声听上去很像在说”没有“于是徐费多:“我们的音乐会有没有可能不成功?”“meow~(没有)”哈哈哈哈哈她一定是太累了不然不会这么魔性的。还有蠢蠢的阿外,某次我打电话过去她刚看了我发给她的海报样本,“为啥这海报看起来这么暗啊……嗯我知道是我叫你背景弄全黑的啊,关键是图片看起来也好暗啊为什么……噢噢噢明白了!!抱歉我刚是带着墨镜看的嘿嘿嘿嘿嘿……”简直无法想象逗比杨越带着墨镜在家里走来走去的场景……。还有某天在外面排了一天回到家还在苦恼节目单的事情,于是来不及去冲澡顶着头糟兮兮的乱发在家里狂躁地踱步走来走去,老妈突然开口:“诶我觉得……你这样好像热锅上的山顶洞人啊……”………………卧槽

       等等跑题跑得是有点远……

       我们跑过厦大附近的水岸咖啡馆,闯过各个音效渣弱的琴行,斗胆撬(并不是=。=)过学校工会还有晓燕慧慧老胡的琴房,好不容易借到过鼓浪屿音乐厅,横尸遍地地躺过那个永远有着好闻的气味的音乐厅的木质地板,沉溺过星巴克玻璃窗外温蓝的海岸线上伏着的最后几缕夕阳,眺望过麦麦摆着高脚椅的卡座旁窗外缱绻变幻的云天。热爱过,为此努力过,即便纰漏百出,即便超不正经,但理应这场演出也一定是完整的,因为每一个不完美的角落都鼓鼓的塞满了所有热爱这个小群体的大家。

       没有关系啦。开心就好,这样的回忆弥足难忘了。

       只是那一角在规则的银色栅栏后的蓝天下,终于乐音方才响起就被头顶的风吹散。我们回不去了。

       只是拼尽全力,仍,还没想好怎么说再见。

       拜托了帮忙想一想吧。然后请你静默地,将答案藏在心底,永远不要告诉我。

音乐随身听:

【夏天的声音Lovestoned《Rising Girl (Radio Version)  》】

       Rising Girl 出自瑞典组合Lovestoned 2010年的专辑Rising Love。 整首歌洋溢着轻快的流行节奏, 让人心情愉悦。

       故事定义为一个男孩遇到一个rising girl一见钟情的喜剧片段。当他们70%的 retro-synthesiser 声音和与众不同的吉他的旋律,可以让你拥有置身夏天的感觉;轻快的吉他、大鼓和ukulele配合的声音仿佛柔和的微风拂过。

好好看wwwwwww

猪小丫:

鸟儿媚。

试用了一下珠光水彩,别有一番风味。有每只啾的特写哦~尽量让大家看到珠光闪闪的样纸~(⊙o⊙)

PS:我又画“小红”了话说……= = 真的太喜欢它了呀,现在它经常携老婆来我家门口的栅栏和车底玩耍,可傲娇了~~<( ̄▽ ̄)>